技术前沿
六大技术发展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


新媒体地平线项目将教育技术定义为能改善教学、学习和创新性探究的工具与资源。尽管许多技术并非仅针对教育与阐释而开发,但它们在这些领域的应用前景很明朗。


1. 一年或一年内在博物馆普及应用的技术


1.1   数字人文技术

  数字人文技术指的是一系列正在使用的推动人文领域学术研究的数字或计算工具,比如数字挖掘技术、可视化、绘图、音频与视频记录等。信息可视化正在转变传统人文学者和社会科学家的工作方式:通过对文本分析揭示模型;利用互动地图展示复杂的历史事件;创建三维模型辅助还原历史古迹和文物。数据分析与地图展示有助于加深理解,帮助学者和非专业人士理解复杂的数据,为文物保护领域提供帮助。虽然博物馆人文学者主要耕耘在学术领域,但过去几年来他们也和技术专家一起共同努力提升该行业,发现并分享新工具,为多元学科的研究开创新形式。


1.2 创客空间

  随着机器人、3D打印和3D建模技术应用越来越广泛,创新性、设计理念和工程应用成为了考量教育意义的三大重要因素。创客空间起源于创客运动,吸引了包括艺术家、技术爱好者、工程师、建筑师、工匠以及制作爱好人士等一大批追随者。如今创客空间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学习者可以通过创客空间动手设计、施工和不断完善作品,从而为解决难题提供创新性的方法。这种学习环境有利于激发各种可能性。新手和经验丰富的设计师在这里接受专家和导师的指导,在真实的、人性化的环境里利用新技术与传统工具一起合作创造。博物馆为观众创建了越来越多的创客空间,使他们可以在此实践自己的想法,了解更多的艺术与科学的理念和媒介。


2.未来两年或三年内在博物馆普及应用的技术


2.1 智能定位

  智能定位是指绘制与数据有关的地理关系。人们利用地理信息系统(GIS)等资源给机构和个人提供信息,这些信息包括目标群体如何在不同地点使用各种应用程序和服务。由于移动设备内置传感器,于是自然而然地推动了这种技术的普及。此外,博物馆需要根据用户所处的位置为客户提供动态定制的内容,这种基于位置的服务(Local-base services, 简称LBS)使得博物馆对位置定位系统的需求不断增长。随着技术不断进步,大楼和室内空间也可以应用这种新技术,并且定位极为精确。LBS近年来的一个较大发展就是可以实现室内地理定位,可以针对用户在某一平面空间内或3D空间的具体位置为他们提供具体的或针对性的信息和服务,甚至可以确认用户所处的具体楼层。


2.2 虚拟现实

  虚拟现实技术是指利用计算机生成的虚拟环境呈现人、物体与现实感官体验。虚拟现实技术起源于3D图片,用户可以通过鼠标和键盘与图像实现互动。随后,该技术发展迅速,手势识别和触觉反馈设备可以通过力量反馈系统提供触觉信息,用户则可以通过这些设备更为真实地感受展品。随着绘图硬件、CAD软件和3D展示等技术的进步,虚拟现实逐渐成为主流选择,特别是在视频游戏和VR领域。博物馆正越来越多地利用如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和谷歌纸板眼镜等虚拟现实产品,让观众从展览和藏品中获得更多浸入式的学习和体验机会。


3.未来四到五年内在博物馆普及应用的技术


3.1 信息可视化

  信息可视化技术是指利用图像呈现技术数据,使复杂的数据变得简明、易懂。在知识无处不在的时代,这类媒介非常有价值,而一些分享信息以传播影响力的机构也急需相关技术人才以实现可视化。随着开放数据不断累积,信息可视化对博物馆来说显得尤为必要,它可以帮助博物馆用图形呈现所有与藏品相关的内容和信息。经过精心设计的可视化图像可以清晰地展示不同的观点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否则这些信息就会被浩瀚的数据库和海量的内容所掩盖。可视化图像还可以用来阐释某一具体的概念,比如某具体文化语境中的艺术史,它们利用简洁、清晰地方式将不同的理念联系起来。可视化技术犹如魔法棒,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利用该技术将复杂的理念变得更易理解。效果显著的媒介往往自身就具有吸引人的美感,信息可视化实际上也被视为一种艺术形式。


3.2   网络化对象

  网络化对象通过网络将现实世界与信息世界相连。随着2006TCP/IPv6协议诞生,物联网开始出现,它拓展了互联网的能力,使物品和设备可以跨越网络进行交流。在网络化对象中,嵌入的芯片、传感器或微型处理器与某一物件相连,可以传送有关该物体的比如成本、年代、温度、颜色、压力或湿度等信息给另一智能设备或某个机器。若某物件情况比较糟糕,系统可以对这一情况实现远程管理、状态监控、跟踪和报警。对于文化遗产机构,网络化技术在提高藏品保护水平、增强观众对情境知识的了解,促进观众与文物的交流等方面将发挥巨大的潜力。博物馆领导者畅想,网络化对象的藏品可以讲述它们自己的故事,人们可以依靠物联网直接从物件下载相关的历史故事和元数据,这将给博物馆阐释与公众参与的方式带来巨大的改变。